闽西传统农耕文化
来源:   日期:2016-01-18  【字号:

  闽西客家在千百年来的发展过程中,产生并形成了各种不同形式的农耕信仰文化和风俗,其中最具特色和典型意义的是"百壶祭”和“犁春牛”。

  “百壶祭”流行于长汀县濯田镇升平村、美溪村及周边地区,始于康熙年间,迄今已有300多年历史。它涵盖了“二月二保苗节”和“六月六吃新节”。

  每年农历二月初二前后三天,正是惊蛰浸种播秧季节,升平村一带的群众祭祀“三大祖师”(即“定光”、“伏虎”、"殊文公”)和“五谷大神”,以祈求五谷丰登。当地群众按村按姓氏划分为4个片区,每年按片轮流主办“二月二保苗节”;片区内又按姓氏、房份、自然村,将群众分成“蓬”(相当于承办小组)。经多年来的丰富和发展,“二月二保苗节”除了原始的”保苗意义夕卜,还成为增进乡邻团结增进亲友之间感情的契机,同时也是青年男女挑选对象的机遇,越来越来越象云南“三月三”泼水节。

  “保苗节”到来之前,村民们自觉遵守传统规矩:五天的斋戒,不能吃荤;五天的香火早晚不断,旧时还有油灯长明;需参加节日活动的男女,五天戒色以净神灵。节日的内容基本有三个:“田间游神、百壶宴、推轿斗力”。二月初二当日要将三大祖师从神轿里请出,用山间的清泉水洗净,穿上新衣重新安入轿内,在一阵锣鼓后,随着香火旌旗能动,轿夫们抬着它们在田间飞奔疾驰,最后到达“百壶宴”的场所。“推轿斗力”是年轻人多为未婚青年,他们身穿白色粗布对襟衫,蓝色大档裤,布扣上结着红绸,脚穿布纳草鞋,个个都显得彪恽英姿。角斗原则是一对一的,在斗力时还要不断的晃动轿子以弧形周旋。带着心思的姑娘们却眼睛瞪得贼亮,哪家的汉子帅气力大,人缝里都会投去未婚姑娘爱恋的目光。在“百壶宴"结束时,林子里、草垛后就会出现一对对身影,“保苗节”也顾了青年人的对象节。“百壶宴”是一个盛大的宴会,不管晴天或雨天,都在露天举行。整个升平村4000余人口,几乎每家都会端来一把锡酒壶,炸果一篮,酒壶嘴上插着油菜花或山茶花,果条是糯米炸成,金灿灿黄澄澄。酒,是过年留下的上等好酒,也有即时酿造的,不管是什么时候酿造的,它都是自家最好的酒。说是“百壶宴”,其实往往有上千把酒壶,壶嘴的方向一律向着东方,非常整齐。宴席的主角是三大祖师和五谷大神,两边站立着无数百姓。等司仪、道士和信者焚过香、念过经后,大家就可以开始尝炸果和美酒,酒可以随便的喝,喝了这壶不过瘾就可以喝那壶,还可以不断的换着喝,只喝到尽兴为止。但有一条规定:只许当场吃喝不能带走。

  农历六月初,田野金黄,早稻丰收在望,俗称“羊角溪六月六,百鸭庆禾熟”的“百鸭祭”来临了。濯田美溪、上塘及周边村庄,家家宰杀清一色的鸭子,煮熟后配上米酒和黄米板,云集指定地点,“一”字摆在早已准备的十几米长的桌上,用于供奉“三太祖师”及“黄七郎”“黄八郎”“黄十三郎”(合称“黄氏在仙”)。“六月六”期间为时3天,初四为起首,初五为菩萨过案,初六为菩萨转庵。菩萨从寺庙抬到美溪大樟树下,或头日抬至上塘村祠堂内。照样一路采旗,吹吹打打。在菩萨未抬到前,每家每户将准备好的一只鸭、一块肉、一盘黄板(年糕)用竹篮子提来摆好,形成百鸭长龙,等待菩萨到来。当菩萨抬到时,铳声、鞭炮声、鼓乐声震天动地。同时,祭祀的大坪边又唱起大戏、木偶,或请十番、鼓手表演。大约上午11时以后,各家方可将鸭提回家中,佐以其它丰盛菜肴,用于招待客人,共庆丰收之乐。

  “犁春牛”流行于连城县朋口镇以南至新泉镇沿连南河两岸一些村庄,从中原传入,迄今有500多年历史,活动时间为每年立舂前后,以家或片为单位,群众自发组织犁春年,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整个队伍,由七个的锣鼓队开道,二位童男女提“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吉利灯。牵牛僮牵着红绸布扎花絮披头的键壮耕牛,后接梨田、送饭、钓鱼、挑柴、抬农具、读书、担牛草、挑谷子及抬松明火等20余人组成。牵牛僮和犁田者扮丑角,即兴表演,伴以“嘿、嘿”的喝牛声。他们卷袖、赤脚、戴斗笠,男的扎腰,女的系围裙。观众多时还唱山歌,整个活动过程俨然是一幅模拟春耕劳作的热闹非凡的春耕图。

  由几队犁春牛舞蹈组成了大队游行队伍,群众在家门前用鞭炮迎接,便开始表演,各种农耕的夸张动作,具有质朴、憨厚、浓郁的乡土气息。配以锣鼓、乐曲声,引将围观群众乐而忘忧,兴至盎然。据传,装扮犁春牛的犍牛一年无灾无病,依仗耕牛劳作的农民也就丰收有望了。

  闽西客家地区传承了数百年的“百壶祭”和“犁春牛”活动,凝聚着客家先民爱憎分明、祈求平安、追求文明、进取发展的文化内涵,也体些了客家族群在农耕中的团结、和谐、融洽气氛,寄托着客客人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念祖追远的情思。 (来源:《闽西通讯》2015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