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义宾:黄埔之英,民族之雄
来源:   日期:2015-11-06  【字号:

    他是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生,北伐战争时期,作战英勇,深受官兵拥戴;抗日战争时期,他率中国远征军第五军第九十六师赴缅甸与日军展开殊死战斗,壮烈牺牲。他就是2015年8月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之一的兴国籍烈士胡义宾。

    1924年冬,胡义宾以优异成绩考入黄埔军校。在军校期间,他不仅专心致志学习各门专业课程,而且受周恩来、恽代英、萧楚女、熊雄、聂荣臻等共产党人的影响,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得到校方的赏识与重用。1925年2月,他参加广州革命政府组织的第一次东征,6月参加了平定滇、桂军阀叛乱,7月被正式编入第三期学生队。北伐战争中,他和士兵一道冲锋陷阵,勇猛杀敌,因作战勇敢、指挥有方、屡立战功而历任排、连、营长,第五师政治部主任、团长,第二十三师旅长。抗日战争初期,他率部在鄂北、豫南地区抗击日军,曾两次负伤。由于战绩显赫,1940年,他升为第五军第九十六师少将副师长。

    1942年2月,为保卫国际交通线滇缅通道,应驻缅英军请求,中国政府组织10余万人的远征军入缅支援英军作战,胡义宾所率第五军第九十六师也在其中。赴缅甸之前,胡义宾回了一趟家乡兴国鼎龙乡。当时有人劝他:“不要去缅甸,太危险了。”他态度十分坚决:“军令如山,我是军人,缅甸我一定要去!”他写了一封遗书,留给老家胡氏宗祠的族长:“为了消灭东洋鬼子,即便葬身异国他乡也心甘情愿……”充分表达了他精忠报国的决心。

    在家短暂停留后,胡义宾立即返回部队。他和部队官兵高唱战歌:“枪,在我们肩上;血,在我们胸膛。到缅甸去吧,走上国际的战场,誓把日寇消灭光!”一路辗转颠簸,胡义宾率部队于1942年4月抵达缅甸平满纳。

    军部命令第九十六师死守平满纳。1942年4月16日,胡义宾率第二八六、二八八团在平满纳北线布防,依托小河堤坝构筑狙击工事。4月19日,第二八八团工兵营与日军骑兵展开肉搏,血拼一天,击溃日军,全营也伤亡惨重,营长殉职。胡义宾果断将部队后撤5公里,依据有利地形隐蔽。4月20日,日军以坦克、装甲车做掩护,有恃无恐地再举进攻。胡义宾沉着指挥,采取“以快制胜”战法,等日军进入50米距离时,命令士兵用各种轻重武器一同向敌开火,日军仓促应战,惊慌失措。胡义宾当即命令吹起冲锋号,埋伏的士兵冲了出去,打得日军抱头鼠窜。这一仗击毁日军坦克2辆、装甲车3辆、卡车30余辆,毙敌300余人,日军第十八师团一个大队被全歼。

    4月21日至25日,连续5天,日军两个师团主力向第九十六师发起猛攻,战斗十分惨烈。4月26日,战斗白热化,日军集团式地向第九十六师阵地冲锋。第九十六师伤亡惨重,但是依然像钉子一样钉在阵地上。枪林弹雨中,胡义宾亲临最前线指挥战斗,亲自率敢死队与日军短兵肉搏,最终击退和重创日军,硬是将日军装备精良的两个师团阻滞8天之久,为远征军主力对付后方之敌争取了宝贵时间。这次战斗,第九十六师也付出了惨重代价,牺牲2000多人。

    4月28日,日军五十六师团占领缅北腊戍,切断滇缅公路,将中国远征军第二○○师、第九十六师回国内的路全堵死了。

    5月9日,第九十六师接到命令,限次日赶到孟拱,警戒日军,确保远征军大部队安全转移。转道孟拱后,胡义宾又接到命令,翻越野人山回国。野人山,缅甸语意“魔鬼居住的地方”。此时,缅甸正是雨季,暴雨、山洪、蚂蟥、山蚊以及疟疾的困扰,导致部队严重减员。在原始雨林中,胡义宾率部辗转30余日,千余士兵丧失性命,最后只有500多人走出野人山到达麦通。

    孰料,日军早已重兵驻守麦通,而胡义宾部已十分疲劳,且大多是伤员。云南与麦通仅一山之隔,只有通过麦通才能回国。胡义宾当机立断,留下第二八七团团长刘宪文照顾伤兵,自己亲率100人组成的尖兵连突围。他身先士卒,奋勇杀敌,不幸被日军机枪射穿了腹部,肠子流了出来。他忍着剧痛,将肠塞回腹腔,用皮带扎紧,指挥部队猛攻山头,终于杀出一条血路,战友回到了祖国,他却壮烈殉国。

    中国远征军归国后,在广西全州举行阵亡将士追悼大会,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和邓颖超等均题挽联、诗词悼念。周恩来挥笔书写了这样一副挽联:“黄埔之英,民族之雄”,对胡义宾、戴安澜等远征军抗日将士予以褒扬。1983年11月16日,江西省人民政府批准胡义宾为革命烈士。 (来源:《赣南日报》2015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