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丕显
来源:   日期:2016-04-05  【字号:

  陈丕显(1916—1995年),又名阿丕(1933年在瑞金沙洲坝,遇见毛泽东,毛叫“阿丕”,从此该名传开),上杭县南阳(原属长汀县南阳区)官余人。民国5年(1916年)3月出生于贫困农民家庭,6岁随父下地劳动,8岁随堂叔念私塾,早晚兼顾放牛、干活。不久,转入南阳龙田书院旁听读书。在校期间,在进步教师引导下,阅读《向导》、《新青年》、《岩声》报等书刊。少年时期受进步思想影响,追求革命真理。

  民国18年7月,13岁的陈丕显参加罗化成领导的南阳暴动,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9月,当选为少共南阳区儿童团总团长。民国20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不久,被选为少年先锋队中央总队执行委员。民国21年6月,被选为少共福建省委常委,后任少共福建省儿童局书记。被人爱称“红小鬼”。民国22年初,调瑞金少共苏区中央局工作。5月,任少共闽赣省委儿童局书记。7月,被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第46次常委会任命为教育委员会委员。

  民国23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后,留守中央苏区任少共中央苏区分局委员兼儿童局书记,坚持敌后斗争。不久,任少共赣南省委书记。国民24年4月初,和赣南军区司令员蔡会文率领最后突围的赣南军区部队80余人,到达油山与先行到达的中共中央分局领导项英、陈毅汇合。后被确定为赣粤边特委领导。从此,和项英、陈毅等一起在同党中央暂时失去联系并被敌人封锁的极端困难的条件下,领导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粉碎了敌人的无数次“清剿”,为保存革命力量,坚持南方的游击战争作出了贡献。民国25年初,陈丕显率工作团在大余县彭坑一带,先后组织贫农团,并建立党团组织,把游击区从山里伸向山外,向池江平原发展,逐步与油山游击区连成一片。他还根据项英、陈毅的指示,在赤白交界地区发展“黄色村庄”,建立“两面政权”,让国民党区区长为红军游击队采购物资,保释被捕人员,传递军事情报,掩护地下联络站开展工作。这是赣粤边游击区的一个大胆尝试,对游击队的生存、发展起了一定的作用。

  抗日战争爆发后,奉命到瑞金、信丰等地寻找红军游击队,为赣南(赣粤边)游击队出山抗日做了大量工作。后调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工作,任青委书记、青年部部长,动员和组织广大革命青年参加新四军。随后从苏南渡江北上,随军东进,创建了苏中敌后抗日根据地,历任中共苏中区委副书记、书记,新四军苏中军区政委。根据毛泽东关于建立农村根据地,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思想,深入发动群众,独立自主地进行武装斗争,建立统一战线,实行减租减息,促进生产,保障供给,为建立根据地奠定了稳固的基础。参加了陈毅、粟裕指挥的黄桥、车桥战役,给国民党顽固派和日本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领导苏中军民粉碎了日军多次“扫荡”、“清乡”,为保卫抗日民主政权,创建、巩固和发展苏中抗日根据地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华中野战军七纵队政委,华中分局委员,华中分局驻苏中区代表,新四军华中南线后勤司令部政委,华中工委书记,新四军华中指挥部、苏北兵团、苏北军区政委。民国35年6月,参加了粟裕直接指挥的苏中战斗,担负繁重的支前任务,取得了“七战七捷”的胜利。同年9月,受华中分局委派留守领导华中地区的敌后斗争。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不仅保存了共产党的骨干力量,而且善于捕捉战机,主动出击,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有力地配合了正面战场的作战。民国36年夏,全国形势发生重大变化,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当时华中内线的兵力已发展到三个纵队,与山东兵团相呼应,发动了强大的攻势,形成两只拳头左右夹击,有力地支援了解放军的外线作战。嗣后,随军参加了淮海战役。在淮海战役中,身为华中工委书记的陈丕显,亲自领导华中支前司令部,共动员民工107万人,其中随军民工22.5万人,担架1.5万多副,小推车8万辆,供应粮食5.5万吨,有力地支援了淮海战役,作出了突出贡献,为解放战争的胜利立下了功勋。

  民国38年4月渡江南下后,任中共苏南区委书记,苏南军区政委,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为建立新解放区人民政权,进行土地改革,剿匪反霸,医治战争创伤,恢复繁荣经济,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经过三年的努力,全区粮、棉年产量均已超过抗战前的最高年产量,工业生产大部分产品的产量成倍增长。由于出色地完成了土改和镇反的任务,受到毛泽东的称赞。

  1952年2月,调上海工作。历任中共上海市委第四书记、华东行政委员会委员、华东局委员、上海局委员、上海市委第二书记、市委书记处书记、上海警备区第二政委、第一政委、华东局书记处书记、上海市政协主席、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在百废待兴、百业待举的繁重任务面前,协助陈毅坚决执行中共中央的方针政策,为镇反、肃毒、禁娼、禁赌、荡涤旧上海的污泥浊水,维护社会安定,平抑市场物价,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作出了巨大努力。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作为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之一,为上海工业生产的全面恢复和发展,支援全国重点建设和边疆建设,做了大量工作。在党中央批准上海市委提出的关于充分利用上海工业潜力、合理地发展上海工业生产的方针后,与市委其他同志一道,充分利用上海老工业基地的优势,进一步调动广大工人、知识分子和工商业者的积极性,促使工业得到合理发展,为建设社会主义新上海,倾注了大量心血,作出了重大贡献。

  “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残酷迫害,被关押长达10年之久。其亲属也受到株连。面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诬陷和胁迫,毫不妥协,坚持原则,坚持真理,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并保护了一批受迫害的干部,表现了共产党人的铮铮铁骨。

  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后,1977年2月,任中共云南省委书记,云南省革委会副主任。同年7月,调任中共湖北省委第二书记、湖北省革委会第一副主任。1978年8月至1982年10月,任中共湖北省委第一书记、湖北省革委会主任、湖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湖北省军区第一政委、武汉军区政委。其间,坚定地贯彻执行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路线、方针、政策,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冲破“两个凡是”的束缚,平反冤假错案,落实干部政策,实行改革开放,恢复发展经济。同时十分重视农业、林业、水利基础设施的建设,重视国有大中型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作用,重视经济建设与社会事业的协调发展,为湖北省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

  1982年9月,在中共十二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同年10月,调中央工作,历任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央保密委员会主任,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始终坚持以邓小平理论为指导,坚定不移地贯彻党的基本路线,为促进国民经济的发展,做了许多工作。同时关心上海的经济建设和发展,并积极建议建立浦东经济开发区。在协助彭真分管政法工作期间,为维护社会稳定,保障国家安全,为创建武装警察部队,加强政法干警队伍建设,做了大量开拓性的工作。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中,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出了突出贡献。

  曾当选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一届、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

  从战争年代到和平时期,陈丕显时刻不忘群众,关心群众疾苦。对老革命根据地的家乡人民生活,十分惦念。1960年春,他回到阔别28年的闽西老家,发现乡亲因受当年浮夸风影响,生活困难,食不果腹时,立即找干部、群众座谈,了解实际情况,及时把真实情况报告中共福建省委,回上海后还向周恩来总理报告,采取措施,解决了龙岩地区的实际困难。

  离开一线领导工作岗位后,即使在重病期间,他仍关心着党和国家的大事,关心老区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并且十分关注下一代的成长。退出领导岗位后,仍担任全国老龄委名誉主任,为老龄事业付出了辛劳。

  1995年8月23日,在北京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