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双枪将,才溪人的媳妇伍兰英
来源:   日期:2016-05-06  【字号:
  

 

  

刘忠、伍兰英一九七一年合影

  才溪,当年三千儿郎当红军;革命胜利后,三千壮士中走出“九军十八师”,成为著名的将军之乡。这当中最灿烂的将星当属中将刘忠。十分罕见的是将军的夫人伍兰英,也是英勇善战的女红军,而且是双枪女将,妇女独立团连长。只是这位才溪人的媳妇,她的英雄事迹长期不为人知。

  延安窑洞 喜结连理

  1937715,延安,一孔旧窑洞,窗户上大红喜字分外醒目。许多人拥进来,向战火中结成伴侣的新郎新娘致以衷心祝福。新郎刘忠,31岁,出生于福建上杭县才溪乡,1929年参加红军,同年入党。原红一军团第二师五团政治委员,长征途中任军团司令部侦察科科长。在抢渡湘江、乌江、四渡赤水河一系列著名战斗中,出色地完成了侦察任务。当时,红军总参谋长兼中央纵队司令员刘伯承曾称赞他“功不可没”。 此时,刘忠任抗大第四大队大队长。

  新娘子21岁,叫伍兰英,是个川妹子。1916年大年初一,四川广元苍溪县三川乡伍家坪一个贫苦农民家里,诞生了一个女婴。过年生娃娃,并没有给穷人家增添喜庆和欢乐,多了一张嘴,反而意味着家里的日子更艰难了,因而她连个名字都没取,她是家里的第三个女娃,大家都叫她三妹。

  三妹3岁时,母亲去世,到了4岁那年,父亲又撒手人寰,于是她一直由哥嫂抚养。7岁那年,因家里欠了地主很多债,无法生活,万般无奈,哥嫂只好含泪把她送到地主家干活抵债。

  三妹每天都要上山放牛、割草、打柴,烧火做饭,这些活儿稍有一点做得不好,就要挨打受骂。14岁那年,在又一次挨了毒打之后,遍体鳞伤的三妹趁着漆黑的夜晚,偷跑回家。怕三妹被抓回去惨遭折磨,哥哥领着她逃到昭化。兄妹俩找到姐夫袁镜。袁镜和哥哥都是中共秘密党员,经袁镜介绍,哥哥进了汉阳兵工厂做工,三妹则帮着姐姐、姐夫带孩子煮饭。秘密党员陈子谦、王子和见三妹聪明懂事,忠实可靠,便发展她当了秘密交通员,16岁那年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这时,她才有了自己的名字——伍兰英。

  苦大仇深 双枪女将

  1932年春,川北一带农民运动风起云涌,如火如荼。党组织派伍兰英回家乡参加农民协会工作。国民党反动派闻知农会准备暴动,到处搜捕共产党人,三川乡笼罩着白色恐怖。伍兰英回到家乡不久,哥哥和姐夫均被捕遇害。亲人被杀的噩耗传到伍兰英耳中,她对天发誓:一定要为哥哥、姐夫报仇。

  一天夜晚,伍兰英刚和衣睡下,剧烈的狗吠,敲门声突然把她惊醒。原来是地主的团丁乘夜包围想抓捕她。“三妹!你赶紧逃命去吧,可不要被敌人抓去了啊!”嫂嫂掩护她翻窗逃跑,伍兰英忍着悲痛沿着狭长的山沟跑了一夜,终于在通江找到党组织。

  193212月,16岁的伍兰英在通江参加了红军,成为红军3191师政治部宣传队队长。1934年任四川苏维埃政府财委会司务长。1935年参加红四方面军三过草地,翻越雪山,途经四省,行程一万余里的长征,任职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连长。她出生入死,冲锋陷阵,是当年著名的双枪女将。

  1935621,部队转至松潘、理番、杂谷脑(今理县)等地。杂谷脑是汉、藏杂居地区。在离镇郊数里处大山中有座喇嘛寺,被反动派霸占为“官府衙门”,喇嘛寺内的匪徒与刘湘等军阀相勾结,企图阻挡围困红军,几乎每天都有红军战士牺牲在敌人冷枪之下。经上级批准,把消灭这股匪帮的任务下达给妇女独立团。根据敌情和喇嘛寺地形,决定采取前后夹击战术,围而歼之。

  在雨夜中,妇女团一部隐蔽在路旁山坡上打援。正面两路由堑壕运动至前方发起进攻。敌人拼命地从围墙枪眼还击。半夜,敌人突然从大门冲出来。妇女团火力远近配合,远的用机枪扫射,近的用手榴弹猛炸,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次突围。不久,敌人再次猛冲。这时,喇嘛寺背后山上茂密的树林里,发出三枪信号声,女战士居高临下压向敌人,响起了集束手榴弹的爆炸声,正面两路立即发起猛攻。敌人乱成一团,龟缩寺内,紧闭大门不敢还击。三路女战士把寺庙团团围困,直到第三天晚上,敌人久盼援兵不到,便放火烧仓库准备突围。伍兰英双手持驳壳枪射击,率领战士英勇冲锋,不幸腿部负伤。寺院大门终于撞开了,女红军冲了进去,战斗获得全胜。

  信念坚定 夫妻英雄

  到达延安后,伍兰英任会计学校排长,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会计学校40多位女同事都有了对象,唯有21岁的伍兰英还打着单身。通过战友介绍,伍兰英认识了时任抗大第三大队大队长的刘忠,刘忠干脆爽朗的性格打动了为人忠厚淳朴的伍兰英。伍兰英说:“爱刘忠的原因,是他老实巴交会打仗。”

  组织上批准了他们的结婚报告。刘忠借来27块边币买回了山药蛋、苞谷面办婚礼,请来校领导林彪、罗瑞卿、胡耀邦、莫文骅,妇女独立团的老上级张琴秋参加婚礼。掌声中,刘忠唱起了一首粗犷豪放的闽西山歌:“有胆革命有胆当,唔怕颈上架刀枪;割去头颅还有颈,挖去心肝还有肠。”伍兰英则唱起了川北红军歌谣:“妹十八来哥十九,拿起锄头去挖藕;只要哥心会妹意,要当红军一起走。”

  伍兰英与刘忠育有11个子女。战争年代先后失去了四个孩子。婚后第二年,伍兰英生下了一个儿子。谁知,在受命突破同蒲路日军封锁线时,她背着儿子一夜急行军30公里,结果,孩子被活活颠死在她的背上。1940年冬,刘忠出任抗大第六分校校长,伍兰英则带着出生不久的次子留守八路军三纵队后方政治部,负责照看30多个儿童,她常常用儿子的保育费买来棒子面,填饱孩子们的肚子,而自己的儿子却不幸被饿死。19469月,在打响歼灭号称“天下第一旅”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一旅的战斗前夕,时任四纵队干部家属学校指导员兼党支部书记的伍兰英,在指挥家属们转移过程中,为了干部和群众的安危,毅然丢下了自己年仅4岁的儿子。多次痛失爱子,作为母亲,伍兰英的痛苦可想而知,但她却表现出了异常的坚定和勇敢,全身心投入革命工作中。

  1946年四纵在山西沁源县郭道召开了纵队英雄、模范大会。任四纵干部家属学校指导员兼党支部书记的伍兰英被四纵5个旅共同推选为劳动英雄。同时纵队参谋长刘忠被一致推举为战斗英雄。在194610月举行的纵队英模大会上,夫妻俩双双戴上了大红花。

  淡泊名利 后人赞扬

  195012月,伍兰英身背一对儿女,奉命押送装有500支步枪、700顶钢盔,还有70亿人民币(旧币)的6辆汽车前往成都。她指挥车辆绕行于秦岭的崎岖山路中,多次击退土匪的袭扰,顺利完成了护送任务,保证了成都入城式按期举行,受到了贺龙司令员的赞扬。

  新中国成立后,刘忠历任西康军区司令员、川西军区司令员,1961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院务部部长、物质保障部部长、副教育长、副院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政大学副校长等职。三年困难时期,他安排妻子去当学院的家属委员会主任。伍兰英虽然有些想法,但为了支持丈夫工作,毅然放下架子,以正营职干部的身份愉快就任。此后,她积极组织干部家属自力更生,开荒种地,改善生活,为国分忧。1959年高等军事学院颁发给她40元跃进奖,她全部交了党费。1960年“三八”妇女节五十周年之际,高等军事学院授予伍兰英“三八红旗手”称号。她光荣参加了人民大会堂晚宴。艰苦的战斗与紧张的工作拖垮了她的身体,之后长期病休,并以副师职离休。1981年在病中撰写了回忆录《从军五十年》。1982年春,伍兰英临终前,紧握着丈夫的手,深情地说:“我先走了,三十年后我们在马克思面前重逢。”

  伍兰英辞世后,刘老将军总觉得妻子没有离开他,而是出了一趟远门。他经常到妻子的卧室,看着照片上的妻子对着他微笑……

  200287,刘忠将军在北京逝世,享年96岁。

  今年恰逢伍兰英百年诞辰,也是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在北京,人们举行纪念红军女战士伍兰英诞辰100年座谈会。红四方面军战友,原南京军区司令员向守志为纪念伍兰英亲笔书写“巾帼英雄”的条幅,红四方面军战友罗青长之子罗援少将即席赋诗一首:昔有木兰从军行,今有兰英上战场。谁说巾帼让须眉,看我妇女独立团。横刀跃马挎双枪,威风凛凛美名扬。巴蜀儿女多奇志,一腔热血溅红装(来源:闽西新闻网)